去看书网 > 历史军事 > 我本三国一路人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平刷王11选5软件|卷三 第四百三十六回 最终之战(三)

更新时间:2018-01-09
    这个时候的陆仁与婉儿,自然是靠得非常之近,几乎可以说要不是中间还架着两柄已经黯然无光的剑,两个人就面贴着面了。而彼此脸上的神情,也自然是看得都非常清楚。 



    “陆仁,你为什么要哭?” 



    陆仁苦涩的笑了笑:“因为我从来就不想对你挥剑,可现在却又不得不对你挥剑。到是你啊婉儿,你不是一心一意的想杀了我吗?那怎么你也哭了?” 



    此刻的婉儿,脸上的神情清冷依旧,但心中那份隐隐的刺痛,却也让此时的婉儿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自己的眼角确实有泪珠在不受控制的悄然划落: 



    “我不知道,也许、也许是被风吹迷了眼,或者是被刚才的亮光刺伤了吧……” 



    陆仁笑得愈发的苦涩:“是这样的吗?是这样的吗!?” 



    突然之间,陆仁暴发了力道。而这股暴发出来的力道,婉儿全然就招架不住……陆仁现在暴发出来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力道,更有着太多太多一直以来在心中压抑了太久太久的情绪,在这一刻全数的暴发了出来。这样的力道,婉儿又怎么可能招架得住? 



    就这样,架在一起的两柄剑,被陆仁硬生生的给打飞了出去,在半空中打了几个转之后直直的落向了海中。而陆仁也一个纵身从自己的翔板上跳离,转到了婉儿的翔板上,并且借着这股子突然暴发出来的力道,一下子就把婉儿给按倒在了翔板上。 



    婉儿见状大惊,自然是要奋力的抵抗,并且试图把陆仁给踹离翔板……唉,该怎么说呢?现在的这两个人所作出来的举动,这要是换在了某些场合里,诂计十个人会有九个半会认为陆仁这是想对婉儿施暴。 



    不过此刻的陆仁也确实是差不多了,好不容易逮到了这么个机会,当然是要尽一切的可能把婉儿给制住。 



    只是想就这样制住婉儿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要是在正常的情况之下,一个男人要制住体力不及自己的女子当然不会太难,但一则婉儿的身上也有和陆仁一样的体能强化剂,并且是从决斗开始就一直在用,其力量也不是闹着玩的;二则说到底还是陆仁不想伤到婉儿,始终都有留手,不敢全力而为,该动用多少的强化值也就有些吃不准。如此一来,最后的结果自然就是陆仁也很难制得住婉儿。 



    本来就是两个不擅长战斗的菜鸟,再闹到这个时候,也就完完全全的变成了毫无章法可言的贴身……肉搏都算不上,根本就是扭打。 



    扭打了好一会儿,两个人却突然都觉得对方的力道一下子减弱了很多很多,却是两个人身上的体能强化剂几乎就是在同一时间都耗尽了。 



    这一变故让两个人同时的都愣了愣,然后陆仁的反应稍快,马上就先婉儿一步行动并且按住了婉儿,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许欣慰的笑:“婉儿,你输了!都没有了体能强化,单论体能,我这个大老爷们肯定是要比你强一些的。” 



    婉儿试着动了动,却被陆仁按得牢牢的而无法动弹,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有些凄然的笑:“是啊,我输了……你杀了我吧。” 



    陆仁摇头:“别傻了,我根本不可能对你下那个手的……嗯?你听!” 



    直到这个时候,先前因为对决而一直都全神贯注的两个人,终于由于不再那么全神贯注的缘故而听到了陆兰的歌声。而身在舱中的陆兰,也全然不知陆仁和婉儿已经打成了这般模样,心中苦痛不已的她,仍然在将自己的全部心神注入到自己的歌声之中。 



    这样的歌声是个什么样的歌声?过多的言辞已经是难以去修饰,或许只有那些从太多太多的人的眼角划落的泪水,才是对这歌声最好的修饰之辞。 



    再要说起能与这歌声共鸣的苦痛之意,现在谁又能超得过陆仁?耳中听着歌声,再看了看被自己按在身下的婉儿,陆仁虽然脸上有点笑意,但眼中的泪却怎么也止之不住。 



    按说事情到了这个时候,应该算是全都解决了,陆仁也准备带着婉儿回去,然后也好让陆兰不用再唱起这令人觉得悲伤的歌声。只是下一刻,陆仁就发觉被自己按在身下的婉儿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再稍一细看,就看到婉儿脸上的神情痛苦无比,而这种痛苦的神情,也显然是一种由内而外的痛苦。 



    “婉、婉儿!你怎么了……哎!?” 



    看到婉儿的神情那么痛苦,陆仁当时就是一惊,手上的力道也就下意识的松了一松。但随即陆仁就想起来现在的婉儿好像听不得陆兰的歌,尤其是陆兰这种把自身的全部心神都为之注入的歌声,而且这个事,连香草都有向陆仁提起过。 



    可是没办法啊,之前打成了那个样子,陆仁于全神贯注之下哪还想得起这些?这会儿先是吃了一惊,手上的力道松了那么一松,等陆仁反应过来,再想把力道加上去的时候就为时已晚。反观婉儿在这种脑中痛苦的折磨之下力量也突然暴发了一回,一下子就把陆仁从身上给推了下去,并且反过来骑到了陆仁的身上,再一反手就取下了头上的发簪,照着陆仁的颈间就刺了下去。 



    这一变故来得太突然了,陆仁根本就想不到婉儿在这种情况下会暴出那样的力道,而双手更是一只被婉儿用身子压住,另一只手则是被婉儿的手给扣住,全然没有了反抗的可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婉儿取下发簪,簪尖向自己的颈间刺来。而这个时候的陆仁,除了闭上双眼,在深深的叹息中等死之外,再也作不了别的事。 



    时间或许是在这一刻凝固住了,至少是在这一刻,已经是闭目等死的陆仁,在脑子闪过了无数的画面,却也让他在这短短的一瞬感觉时间是那么的漫长。但是很快的,陆仁就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不但自己的颈间迟迟没有等来那簪尖刺入的剧痛,而且现在骑在自己身上的婉儿好像也有点不太对劲。 



    再急忙的睁开双眼,陆仁当时就愣住了。但见婉儿的一只手仍然执着发簪而高举在那里,簪尖甚至都在阳光下闪着寒光,可是婉儿的另一只手却扣住了执簪之手的手腕,死死的抵住不让这只手将发簪刺将下去。 



    这是个什么情况?反正陆仁在这一刻是完完全全的愣了神,而此刻骑在陆仁身上的婉儿由于发簪被取下来了的缘故,一头乌黑的长发被海风吹得乱七八糟,也因此遮挡住了她的脸,使陆仁一时半会儿的也看之不清。 



    而在下一刻,几许海风吹开了婉儿的几许乱发,到是让陆仁看到了一点婉儿的脸。而这时婉儿脸上的神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怪异神情?可以说半边脸是那种急于杀人的狰狞,另外的半边脸上,却透着深深的焦急与关心。 弃后重生:庶女复仇日志



    这样的神情让陆仁又是一愣,以至于完全忘记了他的一只手已经恢复了自由,完全可以借此机会去推开婉儿而逃得性命。到是此刻的婉儿见陆仁如此,那半边有着焦急之意的脸,其焦急之意就更急了。 



    终于终于,在陆仁还愣在那里都不知道该有点行动的时候,婉儿的嘴里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主、主上!快、快逃啊!我、我控制不住了!!” 



    其实单单是一声“主上”,当时就让陆仁如遭雷击。要知道多少年来,这样的一声“主上”几乎一直就是陆仁魂牵梦绕的声音。也就是这一声“主上”,让陆仁明白了现在的婉儿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按说在这个时候,陆仁你赶紧的有点行动啊!可是……唉!这一连串正面的影响、负面的影响,让此时的陆仁彻彻底底的懵了神,整个人就是傻在那里,没有半点的动作。但也请不要怪罪陆仁,长久以来的压抑,之前竭尽全力的对决,还有这突然发生的变故,诸多的因素归合到一处,已经超出了陆仁的心理承受能力,所以在这个时候,陆仁真的是傻了、呆了。 



    这头的婉儿,或者说这一半直实系的婉儿见此情形也急坏了。真要论及对身体的控制能力,这一半的婉儿可不及那一半的婉儿,稍一拖延就会马上被那一半的婉儿给压制下去,介时还傻在这里的陆仁又将会如何? 



    这一半的婉儿还在拼命的抵挡着那一半婉儿的侵蚀,但很清楚抵挡不了几秒钟了。可也就在这份真实的意识就快要抵挡不住的时候,真实的婉儿拼尽全力的扭了一下身子…… 



    虽然只是扭了一下身子,但这可是在翔板之上,地方也就那么些而已。所以就是这一扭,婉儿的整个身子因此而失去了平衡,从翔板的一侧就此滑落。 



    翔板可是在海面的半空之中,离着海面足有五十多米。这一从翔板上滑落,自然是整个人都在向海面栽将下去。而这个不争气的陆仁,也直到这时才回过了神,眼见着婉儿的身影正在向海中坠去,陆仁却是想也不及多想,一翻身就离开了翔板,与婉儿一同向海面坠去。而在坠下去的时候,陆仁有向婉儿伸出了手: 



    “婉儿!!” 



    天已入夜,这一片的海域上到处是船。虽然多数是陆仁麾下的海军舰船,却也有少量的安息舰船混杂其中。只是他们并不是在交战,而是各自点起了通明的灯火,把这一片的海域映照得亮如白昼,然后就在这灯火之下找寻着陆仁与婉儿的身影。 



    陆仁与婉儿约定的决斗范围太大,本意是不想因为他们的决斗而伤及无辜,可谁又能料想得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等到陆仁与婉儿先后坠入海中,两头的人匆忙的开船过来寻找的时候,在这一片茫茫的海域之上,又哪里还能找得到陆仁与婉儿?也别说是在那个时代了,就算是在现代社会,想在这样的一片海域之中,找到两个也不知是沉入了海底,还是被海潮带去了那里的人,只怕都绝非易事。 



    之前都还是交战的双方,在这个时候不管是真心的同情与担心陆仁和婉儿,亦或是出于政治方面的私心,都已经不想再打仗了。而在这个时候,找到陆仁与婉儿,哪怕找回去的只是两具尸体,这才是当前的头等大事。 



    一转眼就是三天过去了,陆仁和婉儿依旧音讯全无。而这时尽管有很多的人仍不相信、不想放弃,却也不得不就此放弃。到也不为别的,有些不合时宜的家伙可能是见陆仁与婉儿都已经是下落不明,觉得这正好是一个他们可以咸鱼翻身的机会,所以就急匆匆外加兴冲冲的搞起了事情。 



    但更让人想不到的,却是当有人在趁机搞事情的消息传到这里的时候,陆仁的长子陆风立刻就收拢了部队,同时与卡丝伊莉进行了真真正正的正式合谈,并且是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就达成了以下的约定: 



    第一,陆风与安息正式且全面的停战,同时归还安息之前所拥有的霍尔木兹海峡北岸,但南岸则归陆风所持有。当然,陆风除了保留几个要点之外,其余的地方则会按照之前与阿拉伯势力的约定交由阿拉伯势力去管辖; 



    第二,安息向陆风赔偿一大笔的财物。但是考虑到安息现在的经济状况不佳,所以是改为用减免商贸关税的方式来进行赔偿,同时将亚美尼亚地区划出来,交由大汉方面的人员管辖…… 



    这里所谓大汉方面的人员,其实指的是马超及其部属。如果陆仁还在,或许会笑着说这也算是回归到了某种意义的原点上,因为在原有的历史上,据说在蜀汉灭亡之后,马超及马岱的后人一路向西迁移,最后就是定居在了亚美尼亚,直到现代社会当地都仍有人坚称他们是马超的后人。而这一回应该算是正了一下名。 



    不过从军事、政治上的意义来说,这其实是把马超放在了安息与罗马的中间,由马超来充当罗马与安息之间的调停者、缓冲者。按说这本来不是什么好差事,马超之前也意在阿拉伯旷野,但一则是马超可以得到陆风的各项支援,换言之就是背后有人撑腰,二则亚美尼亚地区可是一片沃土草原,比之阿拉伯旷野,对马超来说更加的合胃口,所以马超也就欣然的接受了; 



    第三,陆风将会迎娶安息方面的香草为妻。而香草这时的身份也不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侍女,而是由卡丝伊莉正式册封的安息神侍……不是神使,而是神侍。对此安息的贵族圈子基本上都表示了赞同。从政治层面上来说,现在的安息需要拉上一个伙伴,迅速的结束战争,那么牺牲一个小小的香草简直就是捡了大便宜;再从精神层面上来说,必需要有一个合适的人去顶上婉儿的位置,而现时点也确实找不出比香草更合适的人。再者要拉拢陆风,当然也要给香草一个合适的身份才行。 



    然后在此基础之上,陆风算是与安息有了联姻的关系,那么安息有点什么事,陆风自然是要伸手帮上一把,说白了就是会帮安息搞定那些搞事情的人。再由于把马超给扔去了亚美尼亚,罗马那头也不好再进一步,但是陆风表示会加大对罗马的各类贸易,同时降低一定份额的关税,也算是对罗马作出一些补偿。罗马方面算了算帐觉得还行,就答应了陆风的要求,如此一来也算是毕大欢喜了。 



    而在安息这里的事情,也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但是人们始终在想,陆仁和婉儿到底死了没有?如果是死了的话,为什么一直都找不到他们的尸体?难不成是被鲨鱼给捡了便宜?可那也说不过去了点吧?再出于人们的某种心态,就有人说陆仁和婉儿应该还没有死,或许是在某个时候悄悄的回归了师门…… 



    这会儿的时间是在陆风与卡丝伊莉达成了和约之后的数日,在夷州某处的山间田舍之中,某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在田舍之中浇花种菜。按说这应该是很惬意的田园生活了,但在这位老者的眉间却始终挂着一份浓浓的忧愁。 



    不多时,一个中年男子匆匆赶来,见到了老者之后都来不及行礼便开口道:“父亲,刚刚收到的消息,主公他……” 去看书网妖精的魔匣



    老者头都没抬,手上依旧在浇着花:“陆义浩怎么了?” 



    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下,回应道:“主公与安息神使相约对决,最后、最后……” 



    老者猛然抬头,急问道:“最后如何!?”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最后二人一同坠海,至今下落不明。因恐无主而生乱,陆清岚已然接替了主公之位,并且与安息达成了和约。相信不久之后,陆清岚就会率领大军自安息归还。” 



    老者的手颤了颤,手中的浇水勺也随之掉落:“下落不明?找不到吗?” 



    中年男子不住的摇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无奈之下最后只能是以死而论,由陆清岚接替主公之位。” 



    老者呆立了许久,忽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再重新拾起了掉落的浇水勺:“陆义浩呀陆义浩,三十年前你是如此,却没想到三十年后你还是如此。为了一个女子,你做到了这个份上,值吗?” 



    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下,问道:“父亲,你看主公他……” 



    老者又开始浇花:“老夫所认知的陆义浩,应该不是那么容易就身殒之人。假如说他并没有死,却不愿出来见人的话,那么应该是他不愿回来见我。因为他曾经说过,他有负于我。” 



    说着老者凄凄然的笑了笑:“其实老夫并不怪他,而很多很多的事情,老夫的心里又哪里会不清楚?大汉的天命已然如此,逆天而为其实又能有多大的意义?” 



    手中的一勺水缓缓浇下,老者的语气之中也带出了几分的落寞:“晖儿,陆义浩固然是不会回来了,但陆清岚却不会比陆义浩逊色多少,很多地方也是有过而无不及,所以你日后好好的做你的事便是。我也不求你能闻达于公候,只要我们荀氏中人在这世间能有一席之地便足矣。好了,老夫也有些累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吧。” 



    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再问道:“父亲,那你说主公到底死了没有?” 



    老者摇了摇头:“你还不明白吗?他是生是死,都已经无所谓了。记得很早的时候他曾经对老夫说过,他在这个世间不过是一介过客、匆匆路人,也没打算做点什么大事出来。而老夫现在回头一想,其实这人世间又有谁不是一介过客、匆匆路人呢?好了,别问了,老夫想小睡片刻,你还是早点去吧。” 



    中年男子无奈,只好施礼而去。老者放下了浇水勺,在宽大的藤椅上躺了下来,嘴里却在轻声的默念道:“陆仁,你又到底是生还是死?如果你还活着,觉得有负于我,所以不肯回来见我到也罢了,可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个消息一传回中原,那几个家伙就再无顾虑了?唉!!” 



    而在此时的波斯湾,于由时差的关系正是深夜之中。在原属陆仁的座舰之上,丝法莉莲正在仰望着天空,感觉就好像陆仁和婉儿还在海面的上空激斗一般。 



    忽然有一瓶酒递到了丝法莉莲的面前,却是貂婵也来到了这里。递酒过去之后,貂婵也看了看天空,问道:“你是在看什么,还是在想什么?” 



    丝法莉莲沉默了一下,轻叹道:“我在想,在这世间竟然真的有男人会为了女人做到那种份上,但可惜的是那个男人为的女人,为什么不是我。对了,你也是陆南海的妻妾之一,为什么你会这么平静?” 



    貂婵道:“第一,我已经很大的年纪了,都五十多了,早就看过了许多的事情;第二,其实不管是我、是小兰,还是留在夷州的文姬、甄宓、糜贞,都清楚义浩对婉儿是一份什么样的感情,我们几个也都无法去与之相比,所以义浩最后会作出那样的选择,也完全就在我们的意料之中。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义浩他这也是找到了他心灵上的归宿,我们几个也拿他没办法。” 



    顿了顿,貂婵望向丝法莉莲:“萨珊家族太不知好歹了,诂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卡丝伊莉彻底的灭掉,不过这些与你没什么关系了。现在我就是来问你一句,你是准备留在安息,还是准备跟我们回夷州去?义浩那个时候说过可以给你自由的。” 



    丝法莉莲淡然一笑:“我去夷州。我虽然没能征服那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却征服了我。好吧,其实我留在安息能干什么?找死吗?” 



    貂婵微笑了一下,伸手拍了拍丝法莉莲的肩头之后飘然而去,只留下个丝法莉莲仍旧在甲板上仰望星空。 



    建安三十四年春,陆风在解决了安息、罗马、印度、贵霜这一条路上的诸多事情之后,终于率领大军回归了夷州。但是在此之前,有关于陆仁下落不明的消息早就已经传回了华夏大陆。 



    就像荀彧对荀晖说的那样,曹丕和刘备这俩货虽然都有了想要称王,并且继而称帝的心思,同时还为此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但只要陆仁还在,这俩货就始终还会有着不少的顾虑,也因此一直都还没有迈出那最后的一步。 



    可是当他们收到了陆仁下落不明的消息之后,他们就完全没有了任何的顾虑,马上就先后登坛称王。而曹丕还要更进一步,现在已经在准备逼迫献帝刘协退位,把皇位禅让给他的事情了。 



    乱七八糟的消息也自然是早就传到了许昌,而献帝刘协都已经很久没有上朝议事了。说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又还有什么事可议?还不如躲在房间里看,让自己清静清静。 



    这一日,献帝刘协一直看书看到深夜。只不过以前他看书,主要是看一些经史之类的书籍,很有从那些书籍里学习知识,以便于日后治理国家的意思。但是从前些时候开始,献帝刘协已经不再去看那一类的书籍,转而看起了各种各样的小说。如果说以前是在学习,那么现在就完完全全的是在休闲,而且是大把大把的闲。 



    建安元年的献帝刘协十七岁,到现在的建安三十四年,却也已经是个年过五旬的老者了。看书看到这么晚,自然会有些疲倦。揉揉双眼再放下手里的书,本来是想叫人进来伺候自己的,但想了想却又随之作罢,并且暗暗自嘲道:“都不知道还有几天的命好活,又何必再去摆那样的架子?趁现在还有命在,还是尽早把这本书看完吧……陆义浩,这还是你与蔡文姬所写的书呢,不把它通本看完,联就是死都难以瞑目哦!” 



    不过在这时,房中的一角却传来了一声轻叹:“我和文姬写的书挺多,陛下才看了几本?”
北单快中彩开奖 极速赛车软件 云南时时彩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 澳洲幸运10
吉林时时彩 中国彩票网 云南时时彩怎么代理 幸运农场技巧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